主席信箱     全国工会工作平台   全总邮件
 
 
浙江省产业工人职业技能素质现状与对策
 
2018-03-15 摘自:中工网 本文被访问次数:837

    产业工人是工人阶级的重要组成部分,按传统理解,主要是指在工矿企业、交通运输业、建筑业等物质生产部门中,从事现代化生产的工人。简单地说,就是劳动于第二产业及其交通运输业等部门的工人。产业工人是第二产业、工业经济、制造业经济发展的基本要素和重要力量,在加快产业转型升级、推动技术创新、提高企业竞争力,走新型工业化道路,加快提升制造业现代化水平,努力建设制造强省等方面起着基础性、根本性的重要作用。
  浙江省产业工人职业技能素质状况
  近年来,随着浙江省工业化进程迅速推进提高,企业组织形态优化创新,浙江省产业工人队伍迅速发展,主要分布在制造业和建筑业。据浙江省统计局统计,2015年,在制造业和建筑业就业人数为1788.19万人(制造业就业人数为1400.68万人),占第二产业就业人数99.11%。工人群体按就业人数,制造业和建筑业产业工人达到1341.14万人。同时,产业工人队伍中农民工比例增大,文化和职业技能素质较为低下。
  伴随着浙江省工业化和城市化的进程,产业工人队伍结构发生了大的变化,大量农民工开始汇入产业工人大军。时至今日,农民工已逐渐成为浙江省产业工人的主力军。据浙江省总工会2016年万份职工问卷显示,制造业就业人员中,农村户籍的占76.2%,其中本省农村户籍占41.7%,外省农村户籍占34.5%。同时,全省一线职工中,农村户籍占79.3%,其中,外省农村户籍占45.1%。
  据浙江省统计局统计,超五成制造业和建筑业城镇单位职工为初中及以下文化程度。又据有关部门企业问卷调查统计,制造业职工为初中及以下文化程度的占比为63.89%。制造业职工没有相应技能等级或职称的占比为69.96%、初级工占比为11.52%、中级工占比6.52%、高级工占比4.63%、技师占比1.83%、高级技师占比0.90%。同时,九成多制造业产业工人希望提高技术水平。很想提高技术水平的占57.7%,比较想的占33.7%,无所谓的占6.7%,不想的占1.8%。
  导致产业工人职业技能素质不高的原因,从职业技能教育培训角度来说,主要有以下两大方面:
  第一,传统的推崇“劳心者”“以学历为标准”的用人观念,刺激了社会盲目发展普通教育而轻视技能教育,追求学历而忽视技能培养的倾向;导致技术工人的价值财富创造得不到社会承认,工资收入等物质待遇得不到保障。求职招聘乃至各种人事规定,对文凭的要求依然成为人才的基本门槛。技术工人工资收入,特别是种种福利待遇普遍低下,由此导致普遍不愿从事技术工作。
  第二,技术工人培养基础比较薄弱。其一,职业教育投入与需求不相应。一是职业教育难以适应新技术、新设备、新工艺以及产业调整带来的劳动力需求变化,以致出现职业教育过程中技能训练不扎实,造成培养出来的毕业生技术不到位。二是在专业设置、培养方向上往往倾向于设备投入少的三产服务类专业,如经贸、管理等三产服务类专业,难以与市场需求相衔接。三是职业教育师资力量薄弱,特别是职业教育教师自身的技能欠缺,技能教师欠缺严重制约着教学的质量和效果。四是实习基地建设相当滞后,传统专业普遍落后,新兴专业实习基地更不适应技能教学和实习需要。其二,企业职工教育与需求不相应。一是不少企业重物质资源投入,轻人力资源开发,一方面强烈呼吁高技能人才短缺,另一方面却依赖社会为其培养所需人才,使原本应承担的培训职责也转嫁给社会。二是不少企业内部培训机构不健全,缺乏统筹规划安排,大部分中小型企业没有教育培训的专门机构。三是企业职工教育经费没有足额提取或者使用出现错位现象,相当多的企业提取的职工教育经费,往往用在少数管理人员和专业技术人员的继续教育和培训上,缺乏培养技术工人的专项资金。

    提升产业工人职业技能素质
  随着全球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的兴起,以工业经济为主体的实体经济即将迎来新一轮大发展,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步伐正在不断加快,对产业工人的职业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只有打造一支高素质的产业工人队伍,才能提高我国工业经济国际竞争力。
  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之后,世界各国都重新认识到以工业为主体的实体经济的极端重要性,美国等虚拟经济发达的国家提出了“再工业化”战略,而德国等老牌工业强国更是进一步强化自己的制造优势。美国由“去工业化”到“再工业化”的转变,决不是简单回归“美国制造”,而是在抢占新一轮科技和产业竞争制高点。在“再工业化”过程中,美国凭借其先进的教育体系,让产业工人不断去从事学习、创新、研究、交流等活动,促进工人队伍整体素质的提高。
  要加快推进浙江省产业工人队伍建设,培养造就一大批有知识、懂技能的产业工人,稳步提升产业工人队伍的整体素质,我们应该在以下几方面大力推进:
  第一,政府厚植“工匠文化”、加大引导力度,扩大产业工人培训规模、提升培训质量;改进产业工人技能评价体系。“厚植工匠文化,恪尽职业操守,崇尚精益求精,培育众多‘浙江工匠’”。浙江素有百工之乡的美誉,文化上强调功利。比如,在温州民间工商业的乡土中培育出中国经济思想史上堪称开风气之先河的“功利之学”——永嘉学派。德国之所以成为世界公认的工业强国、技术大国,就是有着以传承匠心为价值取向的制造文化。德国产业工人往往没有高等学历,却在某一个专业方向上有着精湛的技术和丰富的经验,在生产线上得心应手。蓝领阶层无论是在收入还是在社会地位上,都不比在办公室里的白领低。德国制造很多给人以文化和精神特质,一个个百年老企、一家家隐形冠军背后都蕴藏着一颗“匠心”,体现出对每一项技术、每一个产品、每一个细节的专注、专心。我们要继承传统,学习先进,形成现代“工匠文化”;要弘扬工匠精神、先进制造文化,大力培育代表浙江制造的“工匠文化”。在全社会树立尊重劳动、崇尚技能、鼓励创造的良好风尚,激励广大劳动者立足本职,爱岗敬业,学习成才。政府大力调动和利用社会培训资源,对进城求职的农村劳动者、返乡农民工,根据产业企业岗位实际需求开展订单培训,结合产业发展振兴的潜在需求开展定向培训,开展农村劳动者转移就业技能培训工作。积极实施劳动预备制度。有计划地组织城镇初、高中毕业后不能继续入学的青年,采取灵活多样的培训方式开展职业培训和相关教育,提高新生劳动力就业能力和工作能力。
  第二,职业院校发挥主渠道作用。加快完善“政府主导、行业参与、学校与企业深度合作、公办与民办共同发展”的职业技术教育格局。建立起办学理念先进、办学模式多样、体制机制灵活、体系结构合理、与现代产业体系发展相匹配、与高质量就业相适应的具有国际水平的现代技工教育体系。加快推动与经济发展和企业转型实际需求相适应的人才培养模式改革,推行“教学工厂”、“企业校区”、“校企双制”、“生产实训一体化教学车间”等工学一体化人才培养模式和“订单式”人才培养模式。建立职业技术教育与普通教育横向连接渠道,构建从初级到高级纵向贯通的应用型技能型人才完整培养链条。推进高等职业院校自主对口招收中等职业学校和技工学校学生,“3+2”中高职衔接人才培养模式。以提升职业能力为核心,开展面向全体劳动者的职业技能培训。
  第三,企业落实培养产业工人的主体责任。企业要落实职工教育和培训制度,实施技能提升计划,大力开展技术工人的全员培训,有计划地对技术工人进行新技术、新工艺、新设备、新材料方面的培训,建立职工终身培训制度,构建学习型企业体系,健全企业在职职工技能提升机制。完善企业教育经费投入机制。要保证职工教育培训经费的足额提取和专项使用,对于没有按规定足额提取职工教育经费的,缺额部分由人力资源社会保障等政府相关部门收取,纳入技能人才队伍建设专项资金,集中使用。
                                                (浙江省职业技能鉴定指导中心 葛陆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