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信箱     全国工会工作平台   全总邮件
 
 
农民工打零工曾3次遭遇欠薪 吉林省总法援成功助维权讨薪
 
2018-04-10 摘自:中工网 本文被访问次数:847

    “幸亏‘进对了门,找对了人’,不然工资不光要不到这么多,还不知道啥时候能拿到手!”3月27日,70岁的老电工何立贵特意为吉林省总工会律师团送来锦旗致谢。
  前不久,在工会法援律师的帮助下,老何顺利讨回了9000元欠薪。
  何立贵老家在吉林省辉南县朝阳镇,近10年来他一直四处打零工。2017年7月3日,他到吉林省某工程公司在长春承建的工地做电工,与公司老板口头约定工资为每月7000元。第一个月开工资时,公司老板称手头没钱,只给了5000元。
  “我以前就在其他工地被欠过两次薪,要了两三年也没要回来,现在干脆连人都找不到了。这次又遭遇欠薪,心里也挺没底的,但没办法,工资还攥在人家手里,只能硬着头皮接着干。”何立贵说。
  让何立贵没想到的是,工资一拖就拖到了2017年9月18日。此时,项目的电工活就差安灯了,包工头要求他独自爬3米高的梯子进行安装。
  “这不是刁难我吗,没人搭手根本干不了,再说电工的活儿也不允许一个人操作,必须有人监督。”何立贵告诉记者,与包工头沟通无果后,他便离职不干了。
  此后,何立贵曾先后6次到工地讨要被欠的约1万元工资,均被包工头以公司没钱为由拒绝。第7次讨薪时,恰逢公司老板在场,在何立贵一再讨要下,老板同意以个人名义出具一张6500元的欠条,但支付时限不定。尽管钱数不符,历经过两次欠薪的何立贵觉得这次毕竟有张欠条,实在不行可以作为证据拿到法院进行起诉。
  “我不懂法,也不了解起诉程序,遇到很多困难,后来因无法调取被告的身份信息导致无法立案,眼看工资又要打水漂,法院建议我到省总工会请求法律援助。”何立贵说。
  今年1月初,何立贵来到吉林省总工会法律援助工作站,省总工会律师团成员、吉林创一律师事务所的迟皓仁律师接待了他。迟皓仁将其情况向省总汇报后,省总同意启动法援程序。
  “何立贵身上没有工作证、工资条等任何能证明他和该工程公司存在劳务关系的证据。和公司沟通时,对方只承认欠条上的6500元。于是我们决定帮助何立贵以公司和老板个人为共同被告进行起诉。”迟皓仁说。随后,他又联系了工商和公安部门,以调取被告的相关信息,几经周折,1月17日法院对此立案。
  为了让何立贵尽快拿到欠薪,开庭之前,迟皓仁联合法院积极与被告沟通,力求通过调解方式解决纠纷,但公司仍坚持仅支付欠条上的数额。
  过完春节后,迟皓仁又与办案法官详细沟通案件情况,请求法官帮助与公司沟通。3月16日,在法官的协调下,双方终于达成和解协议,公司工作人员当场支付给何立贵9000元工资。(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 柳姗姗)